24小时免费热线

400-666-4091

翻译标准多元化

翻译标准多元化

翻译是人类历史上最悠久的跨语言、跨文化、跨地域的交流活动,是文学领域内两种语言之间的交际工具。在全球经济趋于一体化的今天,追求多元的文化价值已成为一种必然。在人类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中,翻译的作用会越来越大。有翻译就会有翻译标准。翻译标准实际上就是翻译价值的评价标准,是指导和衡量翻译活动的依据,是翻译实践所要遵循的准绳。纵观翻译历史,关于翻译标准的争论从未停止过。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社会背景、翻译专家们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了不同的翻译标准。从佛经翻译的文质之争,信、达、雅神似化境”“多元互补论等效等值功能对等",等等,不一而足。这些标准都有理有据,否定哪一个都不行。因此,不同的译者会按自己的观点遵循某一翻译标准,指导自己的翻译。其实,翻译标准不可能是一个统一的、可以指导一切的标准,它必然是多元化的,即不同的文本或不同的翻译目的应该有不同的具体的翻译标准。

翻译是一个多元系统,它涉及到原作者、原作、译者、译作、读者等许多方面,衡量译作的标准也应因原作和读者的不同而区别对待。就原作而言,其体裁多种多样,功能丰富多彩。以商标为例,其功能在于识别产品、提供信息、宣传产品、刺激消费、激起消费者的购买欲。那么衡量其翻译恰当与否的标准莫过于其功能的对等了。因此,金隄的等效翻译和东达的功能对等的理论完全适合指导商标的翻译。金教授对等效翻译的解释是:译文与原文虽然在形式上很不相同甚至完全不同,但是译文读者能和原文读者同样顺利地获得相同或基本相同的信息。可见金教授的翻译观强调的是两种语言的接受者的感受基本相同。奈达将功能对等定义为最为切近的自然的对等(the closest natural equivalent)体现了翻译的可译性可译程度的相对性。有效的解决了翻译中的文化差异,作者与原文读者及译者与译文读者的关系。例如。Poison是美国一洗发香波的商标词,是一种反向思维,据国外市场专家分析研究发现,有些女孩追求一种野性风情,为迎合其口味,用Poison这个极端的词反映出该香波的非凡之处,暗示使用该香波能使女性的头发飘逸迷人,大有红颜祸水之意,这种精心设计的香波受到不少国家女性的青睐,开拓了销售市场。但按中国的传统习惯,若将它直译过来,势必无人问津。所以,为了顺从中国的社会与文化习惯,打开中国的销售市场。译者通过发挥其主体作用,将其音译为百爱神。这样,就恰当地处理了不同社会和文化的差异,起到了原商标劝购功能的同等效果。王佐良先生在新时期的翻译观中提到了根据文体定译法的观点。他说:译者似乎可以按照不同文体,定不同的译法。例如信息类译意,文艺类译文,通知、广告类译体,等等。所谓意,是指内容、事实、数据等等,须力求准确,表达法要符合当代国际习惯。所谓文,是指作家个人的感情色彩、文学手法、结构形式等等,须力求保持原貌,因此常须直译。所谓体,是指格式、方式、措辞等等,须力求符合该体在该语言中的惯例,决不能,以我为主虽然语言具有能基本上传达同一内容的种种方式,但一旦作者选择了某一特定的方式,那么这一已经固定下来的特定组合是不能任意调整和更改的。如果改变其形式,则原文所表现的神韵,甚至内容都会随之改变。例如:The sixth sick shiek's sixth sheep's sick.从形式和发音上我们都能看出这是一句以每个字的首韵为[s]的绕口令,如果不考虑它的形式和发音特征,把它译成第六个病了的族长的第六只羊病了的话,虽然语义得以保留,但其音响效果却丢失了,也因此失去了原文的本来旨意——绕口令,即都消失了。而如果通过类比把它译成四只狮子私吃四十只涩柿子,虽在词和句子层面上既不忠实又不对等,但它却再现了原文绕口令的功能,实现了翻译的目的。由此可见,在翻译活动中,以一个标准一统天下的做法行不通;些看上去很不错的标准在许多情况下都无法彻底贯彻执行,至少是无法按统一的解释法实行。于是就多元,即多个标准。辜先生的多元互补标准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即不必拘泥于同样的标准及其表述。标准本来是人定的,那我们也可以视具体情况人为地再设若干标准,以帮助我们更加全面,客观地分析译作。事实上,如果将翻译标准定义为一个固定的尺度,实质上无异于否认了标准,因为没有任何单一固定的标准可以解释不同译者迥然相异的主观性。对于翻译标准,无论怎样论证,人们都无法否认:不同的文本/要求/功能/目的,需要各自不同的翻译标准与翻译策略。

多元化的妙处在于,它不仅仅表示一种新的标准,其基本原理可以被应用到论辩多种翻译理论的命题中。它所反映的规律性,不仅适应于翻译理论,也符合人类发展的普遍规律。

综上所述,语言意义的不确定性、语言本身的结构性、译者的主体性、理解的历史性、创造性和目的性及其它种种未提及的因素,这一切证明了原文文本中没有一个意义能被一劳永逸、永远不变地发现与揭示。翻译是一种创造性的艺术实践,这种创造性决定了对于翻译不能设置固定的条条框框。也就是说,文本结构没有固定的模式,其形式可以千差万别,其风格可以千姿百态。对于具有任意性、不确定性、复杂性、模糊性的人类语言,设置固定的翻译标准不符合语言交际或跨语言交际的客观实际与要求。设置单一的翻译标准,可能会导致译者陷入极端主观的泥坑,从而成为创造性思维的羁绊。反过来,设置多元化的翻译标准,可以使各标准共生互补。以此来指导翻译实践,会使翻译科学大放异彩,在沟通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不同社会、不同国籍的文化交际活动中,将会起到更为重要的作用。在现代的多元文化社会中,实行翻译标准的多元化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当然,翻译标准多元化并不意味着译者可以随心所欲地按照不同的翻译文本与目的设立不同的翻译标准,它是有条件的,受到翻译伦理学原则的制约和约束。

 24小时免费热线

400-666-4091